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专访 | 汉麻集团谭昕:汉麻产业应用的核心是生物制药
专访 | 汉麻集团谭昕:汉麻产业应用的核心是生物制药
发布时间:2020年9月14日 作者/来源:汉麻集团


随着工业大麻(汉麻)产业的兴起,近两年日渐吸引全球民众的眼球,成为新兴的风口行业之一。目前世界上已经有包括欧美发达国家在内的50多个国家允许并扶持汉麻的种植和产业化,汉麻全球化﹑产业化的发展趋势,吸引了大量入局者。如何以正确的姿态进军汉麻产业?“在路上”的汉麻全产业链企业如何更快地把握汉麻产业发展的核心?在9月10日由国际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和新麻在线主办的2020年首届汉麻产业应用论坛现场,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昕先生接受了新麻在线的专访,以下为专访内容:




【布局汉麻产业,需要先找到爆品再引流】


在谭昕看来,但凡创业要成功,就一定要找到一款爆品进行引流,然后再逐步扩张。在工业大麻产业里也一样,“一定要找到这样的产品”。


谭昕举例说,汉麻集团今年要完成一个小目标:1000个线下电子烟店的铺设,作为后期CBD店的升级的基础。“首先我得先用一个产品去引流,所以我找到了电子烟,因为电子烟的复购率高,容易用这款产品打开市场进行引流,再使其慢慢变成电子烟的专卖店,后续可以再加上其他的产品。如果在此基础之上加上汉麻化妆品,那就等于增加了一个产品,对于经销商来说,同样的店铺租金,却能卖两款产品,对于创收是有益的。对于汉麻集团来说,也能够通过电子烟产品进行引流扩大到其他的产品线,这样的目标就更容易实现了。”


为此,谭昕特别提到了当前大众关注的“化妆品”热的现象:“在大麻产业应用的选择中,目前的‘化妆品热’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因为化妆品的门槛太低,能低到什么程度呢?做大麻化妆品,工厂的配方都是现成的,只要把CBD往里加一点即可。事实上,化妆品成分与CBD的协同效应是互相抵抗,还是1+1=3?很多机构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而是在玩概念。”


美国的FDA在今年3月对1600家快消品公司做清查,发现很多快消品都是概念性产品,产品里并没有CBD,或仅仅只是含有粗制滥造的CBD。整个清查结果引起了业界轰动,以至于现在诸多企业在提到自己的产品时,经常会强调说“真添加”﹑“真功效”等。“为什么有这样的广告语?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前科’。所以我希望中国在大麻产业的应用中不要再走这条弯路。”谭昕介绍,进军汉麻产业不能只是凑热闹,而是需要把握产业链上最关键的一环。


【汉麻产业应用的核心是生物制药】


在接受采访时,谭昕说到,对任何事情都要抓住其核心本质。汉麻产业的核心是在生物制药领域的应用。如果说汉麻1936年汉麻被禁为毒品,那么84年后的今天,它开始变得合法。这绝对不是因为汉麻对我们的皮肤有帮助,不是因为它让我们变得更加美丽和年轻,也不是因为在电子烟里加个大麻素后变得relax。汉麻产业的核心是因为CBD是生物制药的原料药,对我们近100年不能解决的精神类疾病有特效,这才是他趋于合法的主要原因。我们不能因为它的复杂和难度太高就放弃其本质。


今年,汉麻产业应用有一个利好的现象:CBD的原料成本骤降,明年还会呈现下降趋势。早期一公斤CBD可以卖3-4万美金/KG,今年才卖1000美金/KG左右,甚至还更便宜,这对于下游应用是一个利好,对于汉麻原料进军生物制药领域也起到了作用。


虽然汉麻在生物制药领域应用的周期时间长,但工业大麻有其优点,就是能够让中国传统的企业家“以战养战”:基于汉麻本身不仅能做生物制药,还能做快消品用途。企业家可以用快消品产生短期的利润,来助力生物制药的布局发展。如果企业家能很好地下这两手棋,那么在汉麻领域内就可以深耕,且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我们始终要记住:汉麻最核心的价值一定是体现在对人类神经疾病的治愈上。


【汉麻在生物制药领域应用的4个方向】


由于汉麻在生物制药领域的应用才刚刚拉开序幕,所以存在很多机遇。谭昕认为,应该最关注以下四个方向:


1.退行性疾病方向。2020年,我们猝不及防地进入了老龄社会,我们父母那一辈的老年人一定会受到阿尔茨海默(老年痴呆)、帕金森(一种常见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关节疼痛等疾病疼痛的困扰,这些都属于退行性疾病,汉麻在这个领域的应用拥有巨大市场。


2.精神疾病治疗方向。焦虑症和抑郁症在中国是高发疾病,我们小时候经常听说日本人跳楼自杀,但这种现象在中国也不鲜见。根据相关数据的统计,目前每年有200万人尝试自杀,其中有100万人真正自杀。很多自杀的原因都是心理疾病和精神压力导致的,而CBD能舒缓我们的压力,这是汉麻在治疗精神疾病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


3.神经内科方向。我们都知道,“夏洛特事件”(癫痫)是国内外公认的的普遍疾病,曾经困扰过很多人,而且也很难治愈。在CBD逐渐合法化之后,其对神经异常异常的治疗显示了惊人的功效。有数据证明,有患者一周癫痫上百次,但吃了CBD后便不再犯,其大脑也能正常发育。也正因此,CBD在癫痫疾病的治疗和探索上值得业界注意。


4.慢性疼痛方向。很多美国人的疼痛﹑慢性疼痛患者都在使用芬太尼,芬太尼就是阿片类的止痛药。阿片类止痛片就是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生物碱及体内外的衍生物,与中枢特异性受体相互作用,能缓解疼痛并产生幸福感。所以阿片类的药就是鸦片的衍生物,大剂量可导致木僵、昏迷和呼吸抑制,它像吗啡、杜冷等具有成瘾性。如何能够缓解剧烈疼痛又不成瘾?CBD就有这个效果。所以它一定是成药的方向。


以上这四个方向足以证明市场巨大,远远超过化妆品等应用。


【前景广阔但门槛高】


较之于汉麻在化妆品领域的应用,生物制药作为是汉麻产业应用的核心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


一年产量1亿片的CBD面膜,也只是消耗几百公斤的CBD,化妆品的CBD应用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但它真正的空间不是彻底的“刚需”,因为还有玻尿酸﹑蛇毒﹑蜂毒等其他选择。但生物制药却没有选择!而且使用CBD的含量比较高,所以市场前景广阔。


比如,美国在2018年就有治疗癫痫的药,每位患者每天的用量是300毫克CBD,除去中国市场,3万多美金一个疗程的药,单个人一年就需要20多万美金;比如慢性疼痛患者,如果有1亿慢性疼痛患者都能用上CBD,那么1亿人就需要上万吨CBD,所以它是一个万亿级的巨大市场。


但不可否认的是,工业大麻在生物制药领域的应用存在高门槛。首先要有底层的技术研究,它不光是科技力量,还有财力的支撑,需要的周期很长,这是一般的企业难以承载的,但中小企业应该尽量关注生物制药方向,因为这个领域有持续的生命力,是不被政策影响的唯一方向。谭昕认为,“生物制药根本就不用担心CBD合法与否的问题,因为比CBD更毒的东西都能制药,但需要在前三期的期临床中检验出足够的安全性,此后基本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很多人都在问工业大麻在生物制药方面的应用需要多久才能成熟?“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谭昕认为,目前的工业大麻还在发展的趋势中,这是不可逆转的一个过程,虽然道路有些坎坷,但是我们要相信最核心的一句话:人民对健康的追求,没有任何组织和政府能去阻挡。很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但工业大麻产业里没有石头可摸,我们是闭着眼睛趟过河的,因为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


但作为企业而言,“如果你选择了就坚持,只要你你认为它代表了发展趋势,那就必须咬牙坚持。只有时间能检验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在这个过程中,企业要去面对超出常人的困难,这不是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因为这个过程太复杂。”


对于未来,谭昕立场坚定且胸有成竹:“汉麻集团一直是以生物制药投资为方向,同时有一些非药类的产品与合作方推广,‘以战养战’的商业模式非常清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