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汉麻集团谭昕:风口终会过去 脚踏实地方能行稳致远
汉麻集团谭昕:风口终会过去 脚踏实地方能行稳致远
发布时间:2019年4月10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随着工业大麻行业在中国的进一步发展,汉麻集团作为中国境内工业大麻的领军企业,也因此成为各大主流平台争相采访的对象。以下是上海证券报“工业大麻巨头”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的采访原文:




“只会讲故事、不能创造价值是没有意义的,企业发展要以实业为基础。”谭昕冷静地判断道,“如果未来可以插上资本的翅膀,公司或许能够飞得更快一点。无论如何,公司都将脚踏实地继续往前走。”

——CBD之父   谭昕

 

翻看他在微信朋友圈发的图文,几乎每条都和汉麻相关。一天三、四条是常态,多则十余条。内容不是普及行业发展状况,就是记录他的汉麻产业奔波之路。就连发布于2013年的第一条朋友圈图文,也和汉麻相关。


 

从国有企业“下海”到成为业内所熟知的工业大麻(我国也称“汉麻”)产业领军者,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用了6年时间。


 

日前,在北京市朝阳区京广中心大厦26层的办公室里,谭昕接受了上证报专访,一身休闲装的他看起来比官网上的照片年轻不少。不同于公司里其他办公室的开放格子间,谭昕的办公室是独立房间,两张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低调中透着精致。

 


“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奋斗的事业,我会一直在这个行业里前行。”坐在沙发上的谭昕说话颇有几分严肃,被贴上“CBD(大麻二酚)之父”标签的他,凭着一腔热血,带领汉麻集团成长为目前境内唯一一家合法的以工业大麻全产业链布局为基础、以生物制药为发展方向的投资集团。

 

从育种到提取再到产品研发的全产业链布局,从中国市场到北美市场再到正在布局中的欧洲市场,谭昕和他的汉麻集团在工业大麻这条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从不被理解的“另类”到资本追逐的“宠儿”

 

受北美地区监管松绑影响,今年1月以来,“工业大麻”概念持续活跃于中国资本市场上,此前未曾被关注到的工业大麻行业龙头企业——汉麻集团也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

 

仿佛一夜之间,汉麻集团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国内多家上市公司与之达成业务合作或股权合作。但谭昕坦言,在工业大麻行业里摸爬滚打的这些年“有着太多难以言说的痛苦”,因为相比其他行业,这个曾经不被理解的、“另类”行业里的创业者生存得更加艰难。

 

“汉麻集团从2013年创办至今,几乎每年都经历一次生死。”一路走来,谭昕承认,他不是没有动摇过,其中最为痛苦的地方,便是大家对这个行业的不认同。

 

提起大麻,多数人联想到的是“毒品”“犯罪”等词。确实,因含有致幻成瘾的精神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大麻被联合国公约和多个国家的法律列为“麻醉品”或“毒品”。

 

但工业大麻不是毒品大麻,区分二者的依据便是THC含量的差异。根据欧盟等多国法律,THC含量低于0.3%的被称为工业大麻,THC含量在0.3%到0.5%之间为中间型大麻,THC含量高于0.5%则属于娱乐性大麻(毒品)。

 

我国云南省政府颁布的《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明确规定,工业大麻是指THC含量低于0.3%的大麻属原植物及其提取产品。其所含的不具有精神活性的大麻二酚(CBD)在医学方面的应用前景最为谭昕所看重。

 

对一个公司来说,不被理解便意味着缺钱、缺人。好的产业会被资本竞相追逐,但在几年前,国内工业大麻产业因存在道德风险而被资本市场摒弃。和现在对比,谭昕的感触更为深刻。

 

“以前为了找到合作伙伴,我每年要飞一百多次去和各个企业交流,每一次都要讲很多普及性的内容,有人听得懂、有人听不懂,普及和教化市场的过程漫长又痛苦。”谭昕摇头,支撑他一路走来的是他对工业大麻药用价值的坚信以及行业发展取得的每一点进步。

 

前不久,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建议批准纯植物基大麻二酚(CBD)药物Epidiolex在美国销售,该药物主要用来治疗癫痫,包括结节性硬化症和婴儿痉挛等症。

 

“大麻二酚用在儿童身上足以说明这个产品的安全性,且药品还能得到FDA的审批,这证实了我的坚持是正确的。”谭昕略带几分自豪地说道。

 

他的坚持也有了回报。在工业大麻育种和种植领域,汉麻集团投资设立了云南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汉正火麻科技有限公司,并取得公安部门颁发的《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在医用大麻原料提取方面,云南汉素在昆明投资建成了全球首个符合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的大型工业大麻生物萃取分离基地,通过各相关部门验收并获得《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

 

一步步地,汉麻集团成长为境内唯一一家合法的以工业大麻全产业链布局为基础、以生物制药为发展方向的投资集团。


借船出海 打造汉麻生态圈

 

资本的嗅觉是敏锐的,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布局工业大麻产业。

 

2019年1月,顺灏股份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收到《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2019年2 月,康恩贝在其官网宣布下属云南公司获批2.4万亩工业大麻种植面积;2019年3 月,龙津药业出资不超过1500万元,投资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公司云南牧亚……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欧睿国际预测,到2023年,全球工业大麻产业规模将达到150亿美元(约1006亿元人民币)。大麻市场研究公司Bright Field Group也预计,全球CBD产业价值将在2021年达到181亿美元(约合1209亿元人民币)。

 

“未来要想在这个领域里发展好,能否掌握产业下游应用技术是关键。”谭昕称,产业上游的种植牌照价值只是阶段性的,产品和市场的结合点在于应用技术。

 

汉麻集团将如何保持自己的竞争力?谭昕给出的答案是“借船出海”。

 

“工业大麻应用可覆盖行业达14个之多,汉麻集团不可能仅靠自己的力量进入每一个行业。”谭昕表示,集团将通过和有传统渠道和资本优势的公司合作,在为合作伙伴创造价值的同时,也为自己拓宽市场。

 

“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会有很多上市公司进入这个产业。”谭昕相信,汉麻集团所打造的“汉麻生态圈”一定会越来越大。

 

所谓汉麻生态圈,谭昕解释其中蕴涵两条逻辑。从产业链角度说,工业大麻产业是一个包括种子培育、种植、提取加工以及技术研发、产品生产、市场运营等在内的产业闭环。从工业大麻作为植物本身来说,它的花、叶、杆、茎、根等各个部分都可加工被充分利用。

 

“未来会选择不同的合作伙伴对植株进行综合利用,加之产业闭环,就是我们打造的汉麻生态圈的基本雏形。目前还不知道将会走到哪一步,但我肯定,未来汉麻集团会越做越大。”谭昕憧憬地说道。

 

种植领域还有不少问题 脚踏实地才能走得更远

 

今年以来,具备工业大麻概念的多家上市公司股价轮番上演涨停潮。

 

“目前来看,这类公司的股价不排除有被炒作的嫌疑。”谭昕认为,当下这个产业的发展阶段可类比20年前的互联网发展情形,处于资本先行认知的状态,但风口一定会过去,因为产业本身需要一个真正发展的过程,资本市场也将重新筛选出真正优质的公司。对于市场热度,他希望投资者要更加冷静地看待。

 

“目前种植领域还有不少问题需要改进。”说到工业大麻种植,谭昕显得忧心忡忡。

 

他从自己的海外业务经历出发谈道,国外对于药品或食品的原材料种植要求非常高,如土壤环保、有机认证、农药残留、溶剂残留、重金属超标等问题都需要经过严格把关,但目前国内仍有很多公司没有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生产方式方面,工业大麻种植业应该从室外逐步搬入室内、采用温室大棚种植等方式才能不看天吃饭、形成工业化的农作物生产过程,以保证产品品质和产能。此外,与国外相比,中国在工业大麻育种方面并没有优势可言,未来也是需要行业共同努力的领域。

 

“行业问题的解决需要企业层面、科研层面以及政策层面共同解决。”谭昕说,比如对于行业人才稀缺问题,大学可开设相关专业以满足产业实际发展需求。部分地方政府也已开始重视这个产业。他相信,工业大麻产业发展将越来越好。

 

一个又一个上市公司开始进军工业大麻产业,汉麻集团是否也有上市打算?谭昕表示确实想过,但因公司相对年轻,他更希望将实业做得更扎实一些,再进入资本市场。

 

“只会讲故事、不能创造价值是没有意义的,企业发展要以实业为基础。”谭昕冷静地表示,“如果未来可以插上资本的翅膀,公司或许能够飞得更快一点。无论如何,公司都将脚踏实地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