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每经网》专访汉麻集团谭昕:6家涉麻公司的“大腿”
《每经网》专访汉麻集团谭昕:6家涉麻公司的“大腿”
发布时间:2019年3月27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2019年开年国内外大麻股涨势爆棚,各种利好消息频频出现,2019年被圈内圈外称之为“大麻年”。作为中国工业大麻产业独角兽,汉麻集团引发多方主流媒体广泛关注,326日,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接受专业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专访,以下为采访原文:


A股市场上,工业大麻彻底火了。相关上市公司中,一半抱的“大腿”,都是汉麻投资集团或其下属公司。而要讨论这家公司,则绕不开灵魂人物,被称为“大麻二酚之父”的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谭昕。

每经记者 贾丽娟    每经编辑 文多    



谭昕图片来源:微博@谭昕CBD之父


2018年下半年,可口可乐公司透露出了它们在开发大麻二酚(CBD)饮料的计划。此事还是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但这些报道中,几乎都没有提到一件事,2016年,一款叫作SUTIWA(萨缇瓦)的饮料早已在国内上市,饮料中含有工业大麻果实提取物中的酚类物质等。


萨缇瓦饮料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只是如今,无论是天猫或京东,却搜不到这款产品。


但在A股市场上,工业大麻却彻底火了。板块内的公司甚至曾出现全部涨停的局面。而这些上市公司中,一半抱的“大腿”,都是汉麻投资集团或其下属公司。


讨论这家公司,则绕不开灵魂人物,被称为“大麻二酚之父”的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谭昕。


你想象中的国内工业大麻教父级人物是什么样子,带着哥伦比亚味儿,还是尖沙咀味?一见谭昕其人,能全部颠覆给你看。


多个想不到


那么多上市公司“选择与汉麻集团合作,也是因为能投资的标的太少了”。


这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谭昕说的头几句话之一。


截至目前,有多达6家上市公司均与汉麻投资集团或相关公司有业务合作或股权合作。其中云南汉素——由汉麻集团持股74.45%,最被上市公司青睐。


成为资本市场宠儿,但谭昕却很清醒,让人有点意外。但如果继续了解他,更多真正的意外随之而出。


他的微博名是“谭昕CBD之父”,但微博内容,却意外的如此“简单粗暴”。


图片来源:微博@谭昕CBD之父截图


隔三差五,发一个链接一个标题,配一张图一个二维码,说的全是工业大麻——或者叫火麻。


尴尬的是,这些简单粗暴的微博评论稀缺,点赞个位数。


你以为他是个大老粗,不不不,谭昕1970年5月出生于湖南湘乡,父亲是驻外大使。


甚至于他自己还填词:“胸伏百万风骨汉,锋芒所致,指点十八般。”这不是现代的那些歌词,词牌叫“苏幕遮”,最出名那首是“碧云天,黄叶地”。他填的这首,平仄是否和律,各位可以研究下。


而谭昕发给我们的照片,是一身正装,眼镜背后流露着温文尔雅,绝没有任何一处与粗字搭得上边。


如同中国不少商人,谭昕的少年时代,是在军营度过的。


资料显示,谭昕16岁时一人闯去报考空军,经过几个月的培训,正值青春期发育的他身高猛增,不符合飞行员的要求,无奈的他转到了北京军区成为了一名通讯兵。


“破千百年偏见”?


顺着汉麻投资集团的股东往上追溯,直达一位今年41岁的自然人张可。


股权穿透图上,张可高高在上,他的“买卖”从资产管理公司到房屋开发公司,从建筑工程公司到药房公司都有涉猎,以及体育文化公司。


但张可与谭昕的关系,无须穿透,就是好朋友。


2015年,一拍即合的两人创办了汉麻投资集团及旗下系列子公司,建立了从种植、萃取、生物制药到全球销售的工业大麻全产业链。


退伍、赴美、回国,在兜转一圈后,谭昕辗转任职于云南昆华工贸总公司。之后,谭昕开始关注工业大麻。查阅诸多资料后,他发现工业大麻除了纤维可利用,还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工业大麻产业覆盖了14个行业,1000个有生命力的产品。”如今,更加了解工业大麻的谭昕,向记者介绍道。


这才有了他与张可的合作。


被员工叫作“政委”的他,随后带着团队取得了很多基石性质的成果。


比如,集团旗下子公司云南汉素取得了中国第一张合法的工业大麻花叶提取牌照,在云南建立国内首个工业大麻生物萃取分离基地。


据谭昕介绍,黑龙江对外公布2018年26万亩纤维麻,每亩收入在1600元左右,纤维麻每亩茎干产量500公斤,利润500元左右。


而工业大麻利润最高的部分是花叶萃取大麻二酚,谭昕对这块儿很了解,他说云南省工业大麻花叶种植,每亩收入在1800元~2100元。


此外,汉麻投资集团与哈尔滨医科大学开展了全方面合作,在北京和云南建立了工业大麻研究院士工作站。


谭昕还收到了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杨宝峰的一份评价:“他能破千百年偏见,做大麻制药这份产业,很有魄力。正所谓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站上风口的工业大麻


但正如上文所说,2016年前至今,谭昕就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推荐工业大麻,但评论与点赞也一直就是个位数,如果再联想到那款萨缇瓦饮料的经历,可以说,工业大麻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依然并不被社会普遍关注。


谭昕当初看好的工业大麻药用价值,如今在多数医生口中更是“没听说过”、“是不是还在研究阶段”、“我们临床从没用过”。


当然,2019年一开年,这个情形有点了一些变化。可能当年推出萨缇瓦时,谭昕并没有想到,大众对工业大麻认知的改变,是从股票市场开始。逐利的资本不会停,那总会有只猪站上风口,或者是一片大麻叶。


谭昕按照传统行业公司的思路,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说:中国(作为)生产大国的成本优势已受到影响,企业转型、平稳差异化升级是出路。


那怎么升级?向哪儿转型?


如此,谭昕就不难理解他们与自己的合作:工业大麻不光可以拥有中国巨大的市场,添加了工业大麻素的快消品也可以在发达国家畅销。所以,不同上市公司根据原有产业选择和汉麻集团的不同环节合作,找寻新的利润增长点。


当然他很明白,具体到选择与汉麻集团合作,也是因为能投资的标的太少了。


无论如何,这波爆发,想必谭昕是乐见的,“资本爆发先来临了,行业爆发一定在资本之后”。


当前的热闹,并没有让他忘掉一直以来的担忧。


谭昕这次面对记者时,仅仅从行业角度说道:如果能从政府层面高度认知,政策法规能快速与世界接轨,工业大麻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快消品类,而且“工业大麻是一个亟待开发的医学宝藏”。


在2017年时,他还曾有这么一段表述,也许更好懂:“我们现在的产业政策已经落后了,如果不往前赶,那么世界就会来掏我们的钱包。”


(文尾声明:工业大麻仍是一柄双刃剑,对其“松绑”依然是一件风险和收益共存的事情,尚需要更为严谨的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