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公司新闻>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谈工业大麻
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谈工业大麻
发布时间:2018年1月19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提起大麻,大多数人都会将之与“毒品”划等号,唯恐避之不及,多说一个字仿佛就会坠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要问及“工业大麻”,更是一脸懵懂:工业大麻是什么东西?与被禁的毒品大麻是什么关系?工业大麻都能用来干啥……


就此,我们跟国内拿工业大麻“做文章”的汉麻集团董事长聊了聊,这家专注于工业大麻全产业链投资的投资集团,在全球范围内育种、种植、萃取、研发及生产销售工业大麻相关产品;而这位董事长,谈及工业大麻,如学者般条分缕析,从历史民俗,到药用价值研究,再到行业规范、发展前景,大有与工业大麻“纠缠后半生”的意味。


汉麻集团承办中俄医科大学联盟理事会,谭昕发表《工业大麻——亟待开发的医学宝藏》主题演讲。

汉麻集团承办中俄医科大学联盟理事会,谭昕发表《工业大麻——亟待开发的医学宝藏》主题演讲


大麻、毒品、工业大麻,你能分得清吗?

“提到大麻,为什么会想到是毒品?”甫一落座,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就开门见山地打开了话匣子。作为从事“工业大麻生意”的汉麻集团,由于公众对于大麻与“毒品”的天然认知关联,被浓浓的神秘感所笼罩。谭昕本人,也被贴上了中国最大“毒枭”的标签。


“大家都知道,吸食大麻会成瘾,通俗来讲会让人‘嗨’。能否让人‘嗨’,就变成了界定(性质)很核心的问题。”谭昕进一步解释说,大麻中这个物质如果在一定标准以下,对人的精神不产生活性的话,就叫工业大麻;产生了活性就叫做医用大麻或毒品大麻。“全世界据此做了很多研究,最后发现摄入剂量用质量浓度来计算,含有名为THC(四氢大麻酚)让人‘嗨’的物质浓度在3‰以下,则不产生活性作用,定位为工业大麻,有工业用途。”谭昕层层剥笋似的对“工业大麻”做了详细阐释。


据谭昕介绍,以上欧盟(农业)委员会制定的界定标准,成为欧盟、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工业大麻合法的30多个国家的具体参照。而国内首次明文提出“工业大麻”的概念,是在2002年,云南省公安厅出台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管理暂行规定》。


“其实区分很简单,就看其对人体有无活性,毒性高还是低的问题。”谭昕总结说道。


工业大麻的“前世今生”

据公开报道,联合国1985年修正《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时明确:“本公约对于专供工业用途(纤维及种子)或园艺用途的大麻植物的种植不适用”;并于1988年12月通过的《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中明确“应适当考虑到有历史证明的传统性正当用途以及对环境的保护”。


事实上,这与大麻在我国的历史因由可谓遥相呼应。


在我国广西巴马地区,民间种植火麻子已有几百年历史。而“火麻”,又名“大麻”、“线麻”、“野麻”。直到今天国内相关法律及管理规定对该地区的火麻种植也并未禁止。“你现在去同仁堂药店买火麻子,(工作人员)拉开抽屉就卖给你,是一味传统的中草药,火麻仁在药食同源目录中是在列的”,谭昕随口说道。


不止作为中药材,大麻纤维在纺织类用品中也有应用。谭昕例举了大麻纤维在我国传统中的应用惯例,“比如船的缆绳,可以防止沤烂;再比如抗洪救灾时,在河堤上装砂石用的麻袋。”而这些用途,显然与“毒品”的概念挂不上钩。


更加难以想象的是,让大多数人噤若寒蝉的大麻,在国防历史上更是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现有可查史料显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国士兵在亚热带作战,由于蚊虫叮咬气候湿热导致皮肤溃烂,一度在猫耳洞中“光着屁股打仗”。而大麻纤维天然的抑菌性,成了对皮肤的保护屏障。“现在我们部队士兵穿的袜子等贴身衣物,用的毛巾,里边都有30%的大麻纤维”,谭昕补充道。


另外,2014年6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发布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的通告中也包含了大麻叶提取物、大麻籽油提取物,意味着大麻可以广泛应用于化妆品领域中。


将云南作为工业大麻的种植基地,服务于国防之外,也与当地特殊背景有关。规定出台前,云南当地已有大面积的野麻,毒品大麻铲除难度高,云南也成为我国的禁毒大省。既然毒品大麻难以铲除,索性让农民将工业大麻作为经济农作物种植,替代毒品大麻,推行替种改植。多重因素叠加,云南省政府相继于2002年、2009年出台了工业大麻的管理及种植加工许可规定。


目前,除云南外,黑龙江省也成为工业大麻合法种植区之一。


为工业大麻正名 小植株或成“救命药”


“我认为上帝造物,只要在世界上存活的东西,一定有其存在的道理。”谭昕直言,目前有关工业大麻在医学使用中的药效已经毋庸置疑,其提取物对癌症、抑郁症、癫痫有特效。作为国内最大的工业大麻全产业投资集团,汉麻集团在工业大麻的育种、种植、萃取、研发等方面早已布局,并重点在生物制药、纺织纤维等领域发力。


工业大麻温室种植

工业大麻温室种植


尽管工业大麻毒性低,终究是以大麻为原材料做提取加工,尤其从健康层面考虑的生物制药领域,其中的安全隐患仍然让人疑窦丛生。在谭昕看来,以工业大麻为原材料的药物研发,却是服务于大健康战略,尤其对即将到来的“银发社会”可谓一大裨益。


谭昕进一步解释说,大麻本身含有114种其他植物不具有的特有酚类物质,除了THC(四氢大麻酚)用以判断毒性标准的物质以外,还有CBD(大麻二酚),也是汉麻集团重点进行制药研发的成分,“THC与CBD的关系,就好像人性格的两面性,有温柔冷静的一面,也有脾气暴躁的时候。THC让人神经致幻,CBD则是控制致幻的。去除THC,就可以作为镇定剂,就是有益的一面。”


据《福布斯》杂志网站两个月前的报道,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表明,大麻二酚 ( CBD ) 可以应用于医学领域。记者也注意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已正式把大麻二酚(CBD)从“违禁物质清单”中删除,CBD将作为可以推荐给所有运动员使用的药物。


“在生物制药领域,真正称得上是以工业大麻提取物进行生物制药的,中国只有我们一家。”谭昕信心十足地提及工业大麻生物制药领域里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当属2016年汉麻集团在云南成立国内首个工业大麻生物萃取分离基地。


“提取过程中THC(四氢大麻酚)也会出现,要把好的提取出来,不好的销毁,工艺流程要求比较复杂,整个过程中不能触碰到毒品;要与公安局连网,建立整个一套管理制度……”这条前人没有尝试过的工艺路线,汉麻集团最终取得了成功,成为行业标杆,也是云南省禁毒局的示范工程。


灰色地带亟需行业规范 工业大麻前景可期


正如前文所提及,目前除云南、黑龙江以外,工业大麻在国内其他省份仍无明确的法律规范,也就是说,涉及工业大麻的种植、研发等相关产业尚处于灰色地带。即便在黑龙江省内,尽管去年4月份通过的《黑龙江省禁毒条例》将毒品大麻与工业大麻做了明确区分,行业发展依然参差不齐,种子、种植等规范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引用谭昕的判断,一个行业要发展壮大,前提就是要有行业规范。在黑龙江出台条例为工业大麻种植提供法律依据,帮助农民脱贫增收,吸引投资后,谭昕了解到,国内多个省份也都在积极运作。他同时向记者透露,就在前不久,农业部在多位专家的论证下,审定通过了工业大麻种子和种子质量及种植工艺的行业标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说明国家层面对工业大麻越来越重视,从省政府令到省人大立法,再到中央部委的关注,将对未来产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对该行业标准的通过,谭昕解读道。


让谭昕如此看好工业大麻未来前景的,不止是管理规范的相继出台,更多还是源于工业大麻本身。在他眼中,工业大麻浑身是宝,更是生物质能替代矿物质的革命,“花叶可以做药物,杆子做纤维,碎屑做压缩板用于多种洁具,根茎可以做生物柴油……”谭昕列举了工业大麻的无限可能,覆盖14个行业上千种产品的工业大麻让他着迷。


目前汉麻集团聚焦的生物制药和纤维领域,发展势头稳定向好。其承担的工业大麻抗癫痫药物研发等课题及其他重大项目,获得越来越多国家主管部门的认可。根据谭昕的预测,未来三五年,上千万亩的种植都不一定能满足这个市场,而工业大麻未来的市场空间,按照投资领域的说法,他坚信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刚刚兴起的一个行业”。“中国工业大麻产业的发展,一定会走在世界前沿,一方面有发展的先机,另外中国14亿人口,市场空间很大,未来一定是整个产业的老大”,谭昕笃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