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感冒类药物含“鸦片”,科学用药迫在眉睫
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治疗感冒类药物含“鸦片”,科学用药迫在眉睫
治疗感冒类药物含“鸦片”,科学用药迫在眉睫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3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复方甘草合剂、复方甘草片、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强力枇杷胶囊等药物,是我们经常在感冒期间服用的药物。以复方甘草合剂为例子,该药是人们常用的咳嗽药水,它的主要成分是:甘草流浸膏、复方樟脑酊、愈创木酚甘油醚、甘油、浓氨溶液、乙醇等。成分中提及的复方樟脑酊属于麻醉药品,主要成分是每1ml含樟脑3mg、阿片酊0.05ml、苯甲酸5mg、八角茴香油0.003ml,属于“鸦片”,也就是阿片类药物。


什么是阿片类药物?


阿片类药物是一种从罂粟蒴果提取的树脂渗出物,加上人工半合成的麻醉、镇痛性药物。也就是说,阿片类药物的主要成分就是当年导致中国沦为东亚病夫模样的“鸦片”。


目前,已知的合法的阿片类药物有:吗啡、阿片、丁丙诺啡、复方樟脑酊、芬太尼、杜冷丁、曲马多、哌替啶、美沙酮等,这些药物均用于缓解不同程度的疼痛。阿片类药物是止痛效果最好的一类药物,但其唯一来源是罂粟,反复使用会引起机体耐受成瘾、免疫系统低下等一系列不良反应。


美国爆发阿片危机


10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因阿片类药物上瘾和滥用危机严重,美国正式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据美国白宫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以来,有30万美国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使用。2016年,有超过200万美国人患有阿片类成瘾。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克鲁格说,美国失业的年轻人近半数“天天服用止痛药”。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字显示,美国劳动参与率(有工作或积极寻求工作的人)在2000年初达到67.3%的高峰。在2015年9月,劳动参与率下降至62.4%,是40年来的最低点。


该如何阻止这场危机?


近日,美国著名心胸外科专家穆罕默德·奥兹博士在其脱口秀《奥兹医生》节目中提出:大麻或许可以挽救美国的阿片类危机。奥兹博士表示:在医疗大麻合法地区,阿片类药物过量死亡和成瘾率相对低很多,或许两者之间存在相关性。奥兹博士还在节目中提及了美国缅因州某合法治疗中心运用大麻帮助阿片类成瘾患者治疗的情况。


该治疗中心运用大麻油来缓解阿片类成瘾患者戒瘾造成的痛苦及各种并发症,很多患者在接受大麻油的治疗后,成功戒掉了阿片类药物成瘾恢复到了正常人的行列。


一个阿片类成瘾者,如何因大麻重获新生?


最近一本名叫《The Fifth Down》的书在Kickstarter非常受欢迎,仔细查阅后发现《The Fifth Down》是美国前NFL(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球员格兰特写的自传书籍,主要讲述了他怎样由一个阿片类成瘾患者变成一个瑜伽大师的故事。


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故事


❂ 1999年

格兰特17岁,体格健壮、酷爱运动,梦想加入NFL,却在一场球赛中身负重伤。


❂ 2000年

因为伤势严重,格兰特在受伤后一直使用吗啡等缓解疼痛,即使这样,他的髋关节发育内侧软骨创伤严重程度比正常的60岁老人还要差。


❂ 2001年

格兰特考入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每次参加学校比赛,他都要服用阿片类药物。


❂ 2003年

格兰特如愿加入了NFL,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橄榄球运动员,仍在服用阿片类药物。


❂ 2007年

格兰特在美国丹佛参加一场重要比赛的时候,莫名其妙的不能控制自己,发了疯似的在球场上奔跑,撞击,最后晕倒,由于比赛造成不良影响,他被结束了NFL生涯。


❂ 2008-2009年

格兰特浑身病痛、终日靠阿片类药物生活,做临时工、流浪汉,生活萎靡,无家可归……


❂ 2010年

很幸运,格兰特被好友尤金收留,在尤金的帮助下到一家健身馆工作,并结识了一位瑜伽教练。瑜伽教练告诉格兰特:大麻可以代替阿片类药物,如果把大麻和瑜伽相结合,或许你会好起来。


❂ 2017年

几年里,格兰特停掉所有阿片类药物开始服用大麻,并一直坚持练习瑜伽,终于成功摆脱焦虑、浑身疼痛、失眠等各种身体问题。

如今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瑜伽大师。


格兰特的故事正在大受传播,或许他的力量能够让更多的美国人了解,相信大麻是真的可以替代阿片类药物的。


美国国会议员Tulsi Gabbard与另外20名国会议员组成两党联盟,共同呼吁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HHS)研究医疗大麻作为阿片类药物替代品的使用价值。同时,该联盟发起《联邦大麻禁止法案》旨在将大麻从联邦管制物质清单中删除。由衷的希望,美国这次能够顺利度过阿片类危机,由衷的希望,在大麻代替阿片类药物这件事情上,美国能够开启合法的先河,为其他国家打开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