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中心>“安乐死”不是最终选择,我们可以利用科学大麻
“安乐死”不是最终选择,我们可以利用科学大麻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3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出生、死亡,这是个再自然不过的过程,我们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一步一步接近死亡。出生,即是死亡的开始,我们欢庆着新生命的降生,却从不直面人生终点时的分分秒秒。对于绝症患者来说,什么才算真正的关心和爱?他自己有没有权利决定生死?谁又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


不知道,在说决定生死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安乐死”这个关于生死的另一辩题。


上个月11月29日,经过100 个小时的激烈辩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众议院正式通过安乐死法案,维多利亚州成为世界上继荷兰、比利时、瑞士、美国部分州等地的又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地区。关于安乐死,不论任何国家,任何地方,大都有两种对立的声音……


有人认为,安乐死是一种犯罪,如果这项法案成立,会对社会传递非常负面的信息,让很多老人感到自己是家庭的负担。


有人认为,这是在患者极端痛苦的时候帮助其接受生命现实的医疗行为,让其免受病痛折磨而死去,可以自己决定平静安详地闭上眼睛。


有人觉得安乐死给医生带来了道德上的困扰,违背了医生的救死扶伤的本质。


有人觉得让痛苦的人解脱也是一种积福。


有宗教信仰的人认为安乐死是对生命的侵犯与亵渎。


无宗教信仰的人则认为这是对生命尊严的维护。


在人们繁杂的思辨中,安乐死这一辩题将一直存在……就如同世界上关于“大麻”的辩题一样……


如果你已经知晓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你会以怎样的心境去面对?


如果你无法承受病痛的折磨,

你会如何选择?


如果你还没看够这个世界的太阳,

你将以什么方式抗争?


如果大麻可以帮你安稳度过最后时刻,

你是否愿意尝试?


关于大麻在癌症方面的治疗,并没有大规模的临床验证。


但我这里却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不愿意提及姓名的外国朋友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我们暂且叫他Albert,下面我会以Albert的口吻讲述这个故事。


我的祖父在2016年时不幸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肺癌,在确诊时,医生告诉祖父的寿命已经不到1年。


祖父病情最严重的时候,身上插满了管子,双手被绑在病床的围栏上。因为病重到无法进食,祖父被切开喉部,将管子从食道深入胃部,每天把水和打碎的食物用针筒打入,以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


祖父清醒的时候,不只一次央求我们把所有管子拔掉,让他早点去找祖母,可是所有人都留着泪,摇着头,继续心疼的看着祖父痛苦的被绑在病床上。


我听几个经常用大麻的朋友说,也许它可以缓解癌症病人的痛苦,在网上搜索大麻和癌症的信息,大都是个人发的帖子,我实在不忍心看着祖父这么痛苦,于是,我隐瞒着所有人,给祖父注射了非法购买的大麻液体,用了几天后,祖父似乎没有那么痛苦了,紧缩的眉头舒展开了,家人与医生们一度以为祖父的病情好转了,几个月后,祖父还是走了,与其他癌症患者不同的是,他走的很安详。


后来,Albert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家人,家人表示不可思议,而医生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浑身插满管子的癌症患者没有一丝痛苦。


Albert告诉我,他不知道大麻对于祖父的癌症是否有治疗作用,他只知道,当所有止疼药对于祖父都没有作用的时候,大麻帮助了祖父。


尽管目前世界上关于大麻治疗癌症的案例非常少见,尽管目前还有大部分人对于大麻还存在很大的偏见,我们都不能一概抹去它的价值。


在美国癌症协会的官方网站上,对于大麻的医疗价值,专门列出了一个网页进行详细说明。其中还特别介绍了FDA(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用于治疗癌症的大麻基药物Dronabinol(Marinol®) 、Nabilone(Cesamet®)等。


美国癌症协会网站上明确表示,大麻可以帮助治疗恶性肿瘤化疗等引发的恶心、呕吐,可以有效治疗神经性疼痛(由受损的神经引起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