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火麻知识>从人类简史看大麻纤维
从人类简史看大麻纤维
发布时间:2017年7月10日 作者/来源:汉麻投资

从人类简史看大麻纤维


今天我们伴随人类发展进程来看一下汉麻纤维的发展。


人类曾有长达250万年的时间靠采集和狩猎为生,那些年,人类只是大自然里纯纯的吃货(没事嗑大麻籽),从非洲吃到中亚,然后慢慢地吃遍全球。可是,“愚蠢的人类”给自己挖了第一个“大坑”,搞农业革命。


搞革命前,人类天天游山玩水、各种山珍海味;


搞革命后,人类天天在房前地头,种菜、养家禽,不仅工作时间延长,负担重,而且免疫力和反应能力也下降了。


也就是在农业革命初期,人类把大麻给驯化了。麻籽可以吃,麻纤维可以用来纺衣,解决了人类的两大基本生存需求。


[ 多数学者认为,中国北部是大麻的起源中心,但也有人认为原产地在中亚细亚、喜马拉雅山和西伯利亚的中间地带,然后传播到东亚、南亚和欧洲,并在这些地方相继有了大麻驯化中心,大麻成为了人类最早用于织物的天然纤维。 ]


6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用大麻纤维纺衣、制作绳索、渔网


6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用大麻纤维纺衣、制作绳索、渔网。随着帝国的产生,贸易的往来,到罗马时代前,欧洲也开始利用汉麻纤维。


中世纪以后,随着航海技术的进步,人类开始了历史上第一次“全球一体化“,欧洲各国争相建立庞大的舰队,希望在非洲、远东、新大陆分一杯羹,出海扬帆需要韧力十足的麻绳,大麻成为了重要的农作物和各国贸易的主要货物之一。


[以英国为例,当时伦敦进口的大麻有90%以上来自俄国,为了减少对外国的依赖,英国政府曾鼓励农民种植这种“战略物资“,大麻也开始在北美洲殖民地种植。]


对欧洲人而言,大麻的价值仍是以“纤维“为主


这段时期,对欧洲人而言,大麻的价值仍是以“纤维“为主,其药用性和食用性虽然也知道,却始终不大关心。


当时在他们心目中,经常食用大麻的民族如印度人和非洲人,都是一些较低等民族(历史的发展从无公平可言),大麻此后的命运就是在这种欧洲文化,或可以说是大国文化主导的背景下演进。


在1925年,修订的《国际鸦片公约》,埃及、中国和美国提议把大麻列入禁制范围,受到印度和其他国家以宗教和习俗为理由反对,最后的妥协方案是容许国家自行决定大麻的合法性,但不准出口至大麻非法的国家。


把大麻列入公约,尽管不是完全的禁制,却不知不觉间把大麻与毒品画上等号,无论大麻的害处与其他毒品相比是多么轻微,公众只知道大麻就是毒品,毒品包括大麻。


大麻纤维受到“毒品大麻”和化学纤维的冲击, 渐退历史舞台,花了近百年,大麻纤维才重新被人们重视。


 人类在科技革命之后发现汉麻纤维不仅具备棉织物柔软舒适的特点,另有还有天然抑菌、抗紫外线辐射、吸湿快干等特点


人类在科技革命之后发现汉麻纤维不仅具备棉织物柔软舒适的特点,另有还有天然抑菌、抗紫外线辐射、吸湿快干等特点。  


大麻纤维自身具有十足的抗菌性能,在纤维空心结构中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缝隙和空洞,吸附着大量氧气,能够让厌氧细菌不战而亡;大麻纤维多角形的中间构造和外表面密布的纵向裂纹是抵御潮湿环境的“盾牌”,不仅能够以此吸收湿气,还能快速外排汗液等。


在大麻纤维与棉纤维的吸湿速率、放湿速率对抗中,大麻纤维完胜!


在大麻纤维与棉纤维的吸湿速率、放湿速率对抗中,大麻纤维完胜!


另外,大麻纤维含有天然大麻素——大麻酚类物质,这是能够破坏霉菌类微生物生命活动的物质,阻碍霉菌的代谢作用和生理活动,破坏菌体结构,最终导致微生物的生长繁殖被抑制,成功“围剿”霉菌。在消灭金黄色葡萄球菌、白色念珠菌、大肠杆菌等方面,具有突出表现。


麻纤维含有天然大麻素——大麻酚类物质,这是能够破坏霉菌类微生物生命活动的物质,阻碍霉菌的代谢作用和生理活动


研究表明,在棉织物中加入大麻纤维可以形成“混纺纱”,大麻纤维添加的比例越高,其杀菌功效越强。因此,棉麻衣物非常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在棉织物中加入大麻纤维可以形成“混纺纱”,大麻纤维添加的比例越高,其杀菌功效越强。


现在,除了人类以外的物种越来越少,外围危险系数降低,人类更关注自身的生命健康,而大麻纤维恰巧能够在我们的免疫系统之上,再提供一份安全保障,例如,在医院病房内,医护人员可以通过佩戴大麻纤维口罩和穿着大麻纤维服饰来抵御细菌侵袭。


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多新型的大麻服装面料在市场上踊跃而出,如大麻鞋、大麻袜、大麻内衣裤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麻袜在处理脚气问题上,具有良好表现,其天然抗菌的特性正是脚气患者的急需。


大麻袜在处理脚气问题上,具有良好表现,其天然抗菌的特性正是脚气患者的急需


至此,我们应该庆幸大麻这个物种没有在地球上灭绝,也可以顺便思考我们是不是正在向往采集社会的生活:夹着孩子,说走就走,吃最鲜的,玩最野的!


从人类简史看大麻纤维